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巴菲特思想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381|回复: 1

董宝珍:对苏宁电器的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3 15: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苏宁的未来无限确定
    这一结论来自于我的内心感觉,我想我当然应该提供足够多的逻辑和事实证据来支撑我的观点,但事实上我一直觉得没有必要去寻找这样的证据,苏宁的未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这是我内心的直觉感觉,也是基本常识。高度垄断的市场结构足以确保苏宁在家电连锁商业中的地位不动摇。互联网商业的挑战,仅仅是促进苏宁进入一个更加广阔的新兴市场的外部推动力量。当前在网上商业的挑战面前,需要给苏宁时间,需要走着瞧。苏宁遇到了经营衰退,业绩下滑,这是很正常的,即使是提供早点的行业也有周期性。在中国经济进入了周期性回落的大背景下,大型家电消费必定同步回落。需求周期性回落导致业绩下滑,并不意味着企业的价值减损,企业的价值度来源于行业地位,管理体制,以及基本的经营能力等等深层的要素,并不是经营环境暂时需求委缩一家企业的价值度就减损了。这个观点是我在《为什么说中国股市正在下金子》一文的重要观点,无论个别企业还是整体经济,经营环境规律性的周期性向下波动,内在价值并没有变化。
    如果长江电力修建一个水坝,在财务上初始投资额是几十年逐次摊消的,这是正常的会计规则,当今互联网行业初始经营时期,为了行业地位,市场认同,需要向修水坝一样投入巨额资金。互联网这种初始巨额投入,财务上往往不进行分年度摊消,而是一次性记入成本。苏宁目前的网上烧钱是为了长期的行业地位,本质上和长江电力修建水坝一样,合理的财务处理应该是计入长期摊消,现在是直接计入当期费用,造成了苏宁费用的增长,利润率下降。从根本上讲,当巨额投入完成后,行业地位确定后,苏宁的回报将真实的出现。
    二,苏宁身上实际上出现了戴维斯双杀
    市场对苏宁的预期和看法发生了明显的悲观化,人们将苏宁短期的业绩回落视为长期的衰退,对苏宁的未来陷入了担忧。于是在苏宁身上出现了戴维斯双杀,一方面基本面业绩回落,另一方面信心和预期悲观导致市盈率回落,这样股价会在业绩和市盈率同步回落的作用下,大幅下跌,目前苏宁的股价走势由戴维斯双杀所导致的。电商的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几大主要竞争者的掌门人利用微博公开和对手叫板,造成了投资大众随时能接触到相互不计成功杀价的信息,于是投资大众的悲观与恐慌频繁的出现,加之财报真实的利润下滑,股价在业绩和预期共同推动下下跌。
    三、一切都会过去
    经济回落导致的大型家电需求减少将会过去,而且必然会过去,需求是怎么减少的,就会怎么增加上来。互联网商业兴起所带来的投资费用大增,毛利率下降以及其它种种挑战也将过去。竞争者拼命地杀价,目的不是为了赔钱,而是为了获取行业地位,一旦行业地位、竞争格局形成,竞争者的价格政策必然修改,这是整个《产业经济学》基本原理所决定的,当产业从自由竞争到寡头竞争的过程,价格战不可避免,一旦已形成寡头格局,自然地会结束价格战。惨烈的争斗是手段,不是目的!对此我还想补充两个社会现象加以说明。
    在猴群里争夺猴王必然是经过打斗来完成的,在猴王没有产生之前,打斗异常激烈,所有的争夺者都面临生命危险,但一旦猴王通过打斗确定下来,(打斗时间可能会有一个月之久)所有的争夺者基本都进入了稳定正常的生活状态,失败者有的离开猴群,有的归顺猴王。直到几年后猴王因衰老无力维持局面,新的猴王争夺才重新开始。整个电商行业的惨烈的价格战,本质与猴王争霸没有差异。我还想说一下中国近代的中原大战,中原大战是近代中国国民党集团内部不同派系争夺最高领导权的一场激烈的大范围战争,最后蒋介石集团击败了冯玉祥和阎锡山集团,确立了蒋介石的最高领导地位。通过中原大战权利格局敲定以后,国民党内部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派系战争,中国的近代军伐混战基本结束。中原大战发生是必然的,因为最高领导权必需经过一场惨烈的血战来确定,战争如果不发生,最高领导权难以产生,反而不利于国民党的整体利益,战争实现了最高领导权的产生,之后参战各方由对立变成了有相对默契的合作,整个国民党的最高权利体制进入相对稳定状态。
    中原大战也罢,猴王争霸也罢,它们是确立格局地位和坐次的必须手段,没有这样的手段,稳定的结构和格局没有办法确定,从而不利于整体利益。同样,价格战是商业竞争的最高形态,通过激烈的价格竞争,淘汰了弱者,竞争者彼此共同将潜在竞争者拒之行业门外,行业优化了竞争环境,形成了长期的稳定竞争格局。虽然,短期之内对所有人看上去非常惨烈,但从长期来看,竞争的获胜者,得到了稳定的环境,更有利于长期经营。所以过度的渲染不顾一切的价格战会长期化,甚至认为整个电商长期都不打算赚钱,这都说不过去。
    四、苏宁的最佳投资时机大约在冬季
    围绕在苏宁周边的所有问题都会过去,问题的关键是不知道这个过程会何时过去。我基于综合分析,直觉认为可能苏宁的机会大约在冬季,而且这个机会有可能与当年的乳业三聚氰氨投资机会、平安巨亏的投资机会有可比性。我正在密切关注苏宁的经营基本面,也密切的关注着关于苏宁的大众预期变化,我也在持续的为必定要出现的苏宁投资机会准备着资金和资源。一旦时机成熟我将全力出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