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巴菲特思想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巴菲特主义(一)

2009-12-26 08:45| 发布者: 十倍股| 查看: 4050| 评论: 1

编者按:对于这样一位神秘、有趣、异于常人的传奇人物,介绍他的书已是汗牛充栋,应该很难再有引起读者兴趣的报道和书籍了,由杰夫·马修斯所著的《巴菲特主义》却能另辟蹊径,写出令人兴趣盎然的篇章。我们摘录了马修斯对伯克希尔·哈撒韦2008年股东大会的第一手观察,在这场奥马哈嘉年华会上,投资人看到的不只是巴菲特旗下的公司产品,同时也看到了巴菲特的人格特质、思想以及他所代表的一种“主义”。

家族团聚

2008年5月3日,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

去年股东会过去了近一年的时间,世界已大不相同,全美最大的抵押贷款公司全国信用(Country wide Credit)在从事房屋贷款业务38年后宣告倒闭。由于该公司的放款条件太过宽松,呆账不断增加,加上信用紧缩,终于咎由自取,被迫贱价出售。

美国最大的家庭用品零售连锁店Linens’n Things在营业33年后,黯然申请破产重组保护令。这是因为其身为私募基金公司的母公司,两年前为买下Linens’n Things而举债,无力偿还利息所致。

最令人震撼的莫过于名列全美顶尖投资银行之列的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在华尔街街头屹立了85年后,一夜之间消失。1929年股市崩盘,贝尔斯登未曾裁减过一名员工,安然躲过了灾难,却在2008年3月因次贷大额亏损导致的挤兑风暴中宣布倒闭。若非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与美国财政部(U.S. Treasury)在最后关头出手援救,全球金融势必瓦解。

如今,31,000人齐聚奥马哈,只为屏息聆听沃伦·巴菲特对现况的剖析。

7:30,我已身陷奥马哈奎斯特中心外的长龙中。东内布拉斯加的天空晴朗,空气清新冷冽,与昨日的天气大不相同。前一天从洛矶山脉一路延伸到中西部的恶劣天气,几乎影响了为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而涌向奎斯特中心这座巨型大楼的所有人。

我能安然抵达,还真多亏了巴菲特。

 

“您的车已经备妥”

不到24小时之前,我还身处芝加哥欧海尔国际机场的联合候机楼,在近午时分与其他十多位伯克希尔的股东一同搭上飞往奥马哈的班机时,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

人群中有许多是穿着舒适,年纪较大的夫妻档,也有一些是穿着简便的西装外套、棉质卡其裤,脚上穿着乐福休闲鞋的年轻人。今年我还见到一对打扮轻便的父女档,还有几位带着儿子一同出席的父亲。大家开口闭口谈的都是这个周末,有的带英国口音,有的则带南非口音或德国口音,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到奥马哈去。我们的班机准时驶离登机口,我开始觉得商务航空业其实没那么糟。

不过,飞机却在离候机楼几百米处停了下来,就这么静止不动。机长广播说,我们在等待暴风雨平息。乌云终于散去时,我们跟在一长串飞机后面排队,再度停下来等候。

大概一个小时后,飞机开始动了……但是向后驶回了候机楼。

“各位大概注意到我们脱离了队伍”,机长解释道,“我们的天气雷达有些问题,已经通知了维修小组,现在我们要回到登机口。”

然后他说出除了“做好坠机准备”之外最令所有乘客担忧的字眼:“这应该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

又过了一个小时、距我们驶离登机口近三个小时后,机长终于死心,他报告道:“飞机故障,我们得请各位下机,会想办法帮各位换乘其他飞机。”

联合航空可能并不想毁掉自家卓越的营运能力,但它似乎已下定决心要毁掉150名必须在当晚赶到奥马哈的乘客的旅行计划。考量过我们手中的选项后,更觉得联合航空正在尽一切可能让乘客感到惶恐不安、怀疑和不信任,完全没了把握。登机口的职员告诉我们,下一趟航班得等到星期六早上8:30。

我回想起去年我差点搭不上飞往奥马哈的美国航空班机时和我们同病相怜的一名年轻男子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我完了。”如今我完全感同身受。就在这时,我遇到一位同行的避险基金经理人,他是伯克希尔的长期股东,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断断续续地参加伯克希尔股东会超过20年的光阴。他正在打电话,年幼的儿子就站在一旁,我想他应该是在打电话租车,他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心想:“我得救了。”芝加哥距离奥马哈805公里,两人轮流开车应该可以轻松应付。我们至少得开七八个小时,但不管怎样总算赶得到奥马哈。

结果发现,我们根本不需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因为这位同行有马奎斯·奈特捷飞行卡(Marquis NetJets card)。

那张马奎斯·奈特捷飞行卡有25小时的奈特捷专机搭乘时数,卡主和他点名的任何人皆可搭乘。于是他打电话给奈特捷(通常会给对方比现在更充裕的时间),奈特捷帮他安排好一架专机、飞行员以及飞行计划,他可以带任何人上飞机。

搭了一小段计程车后,我的避险基金经理人朋友、他的儿子和我抵达芝加哥北侧区域机场内一栋窄小无特色的建筑物,这幢候机楼冷冷清清,寂静无声,两名飞行员聊着工作,与我们擦肩而过。墙上挂着热爱飞行的知名演员的照片,包括吉米·史都华(Jimmy Stewart)和强尼·卡森(Jonny Carson)。没有工作人员跑着赶飞机,也不需要排队接受安检,奈特捷已经批准我们登机了。两名飞行员中的其中一名在柜台与我们会合,告诉我们“天气应该还行”,并介绍将与我们搭乘同一班机的一对南非籍夫妇,他们原本也是要搭乘和我们相同班次的联合航空客机。我们一同走过飞机跑道,登上飞机,这是一架塞斯纳奖状君主(Citation Sovereign)型客机,头顶的空间绰绰有余,皮质座椅还可以旋转,还有塞得满满的餐吧。几乎就在我们扣好安全带的瞬间,飞机已经开始滑行,向奥马哈前进。不消多久,密西根湖岸便消失在眼前。

一小时后,我们降落了。天空乌云密布,飞机降落时,还下着小雨,刮着强风,但我们确实已抵达奥马哈,不在芝加哥了。

飞机滑行到私人机场,我们解开安全带,走出机舱。亮得发光的白色喷气式飞机和较小型的螺旋浆飞机散落在柏油跑道上,还有更多的飞机正在降落。一位拿着笔记板,看起来有些疲惫但很友善的女士上前迎接我们的到来。她是奈特捷的代表,来确认我们是否都拿到了行李,接驳的交通工具有没有问题。我问她怎么到候机楼去取我向赫兹(Hertz)租用的车子。

“您的车已经备妥。”她指着我身后回答。

是的,一辆丰田花冠(Corrola)正停在跑道上。奈特捷已经帮我到赫兹取好了车,难怪巴菲特这么喜欢奈特捷,非得把整家公司买下来不可。

我一再感谢我的朋友,然后开车离去。

多亏了奈特捷,我现在才能在奎斯特中心,在体育场里晃来晃去,亲临现场直击伯克希尔·哈撒韦家族的核心,然后在屋椽下方坐了下来。大伙儿谈论的不是昨日的恶劣天气,也不是在芝加哥搭机所遭遇的麻烦。大家聊的是一直公开认为和表示会有危机发生的人物,他说过,这场危机的惨烈近似于导致贝尔斯登走向灭亡的程度。“有一天”,巴菲特去年已经告诉我们:“你会看到极为混乱的局面。”他说对了。再过一会儿,这位坐拥美国企业界最大现金堆(他喜欢以诺克斯堡[Fort Knox]称之)的人物将大谈他的公司的现状、美国的情势以及世界局势。

“奥马哈圣哲”来了。

我坐在地面层,靠近巴菲特和他的合作人芒格稍后会入坐、花了将近五个小时回答问题的舞台。股东、专业投资人、伯克希尔旗下多家企业的员工及其亲友家人,齐聚一堂,或说说笑笑,或握手拥抱,或低声交谈,或闲聊话家常,感觉就像家庭聚会。

一个快乐大家族的大团圆。

 

 

123下一页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aoun 2010-4-7 14:16
这是一种信念,一种精神!!!

查看全部评论(1)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