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巴菲特思想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巴菲特主义(二)

2009-12-26 08:48| 发布者: 十倍股| 查看: 3821| 评论: 0

惯例程序

 

多花点时间和查理相处,你会看见生命的光明面。

——沃伦·巴菲特

 

巴菲特在芒格身旁坐了下来,掌声渐渐平息,体育场变得寂静无声,期盼之情洋溢着整个会场。如同去年一样,股东会上唯一的司仪是巴菲特本人。但与去年不同的是,巴菲特没有回顾第一季度盈利报告,便直接开始了“沃伦与查理秀”。

巴菲特的开场白语气平淡。“我们会遵循惯例程序”,他用沙哑而友善的声音说道:“无论是谁站在麦克风前,我们都会回答你的问题。我们不会事先过滤问题,今天现场约有31,000人。”

巴菲特翻了翻桌上的纸堆。“这里有一张配置图”,他说,这能让他记录股东的提问。他还说,体育场内共有13只麦克风,包括副会场里的那一只。“我们一边进行,一边做记号删除。”他抬起头接着说道:“让我先来介绍一下我们的董事——查理·芒格,他听得比较清楚,我看得比较清楚,我们可以携手合作。”

这笑话的效果和去年一样好。介绍完董事后,他还是说出了例行的台词——“全美最优秀的董事”。

巴菲特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看了看手表。“查理和我中午会小憩片刻”,他接着说道:“我恳切地希望各位只提一个问题,不要把三四个问题打包在一起。各位也不需要酝酿开场白。”

“第一区”,巴菲特喊道。会议正式开始,我们很快回到了熟悉的地盘。

  

“如果沃伦当初选择了芭蕾,他势必默默无闻”

第一位股东从印度孟买远道而来,一开口便先以奇特但诚恳的方式赞赏巴菲特:“最令我感动的是你这些年来的成就——百分之百的诚实。”

这位年轻人接着飞快地说完他的问题,他说大多数投资人都像“旅鼠”(意指投资人完全盲从市场潮流,无法自行判断、负责——译者注),他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培养出正确的投资“心态”。

年轻人讲完,巴菲特的手掌还拱在耳后,芒格则是事不关己似地把手伸向桌上那盒放在两人麦克风之间的喜诗糖果,拿起一颗巧克力。“我好像没听懂他的问题”,巴菲特对芒格说。芒格此时满嘴都是巧克力。

芒格慢慢地吞下嘴里的巧克力,惹得大伙儿窃笑不已。芒格终于开口,以他最一本正经、最简洁的口气说道:“他想知道怎样才能不像‘旅鼠’一样投资。”

芒格听完每一个问题后,将之尽可能地浓缩至最精简说法的能力,不时于今天的会议中展现。此外,他与巴菲特之间既轻松又相互尊重的情谊也展露无遗。芒格博学多闻,喜欢批判,常说出极为理性的言论。巴菲特则非常诚恳,喜欢引用数据,乐于讨好他人,常说出理性而又俏皮风趣的话来。

芒格对一位来自德国波恩(Bonn)的学生说道:“如果你在某方面天资聪颖,且能对此怀有热情,你定能有更好的表现。如果沃伦当初选择了芭蕾,他势必默默无闻。”

巴菲特则冷冷回应道:“嗯,大家当然会知道我是谁,只不过不会是好事。”

芒格把伯克希尔的持股捐给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并在加州圣马利诺(San Marino)的亨廷顿图书馆(Huntington Library)成立了人文科学研究中心。他对一位纽约大学的教授说:“很高兴看到教育家出席会议,见到有人从事单纯却又至关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干些愚蠢又微不足道的勾当。”

巴菲特的反应则是:“我希望芒格不会开始指名道姓。”

有位股东问及捐款建议时,芒格回答道:“我估计如果你持有极端激进的政治理念,不论偏左或偏右,你会较易做出愚昧的慈善捐赠。”

巴菲特则反讽道:“多花点时间和查理相处,你会看见生命的光明面。”

股东问如何评估药厂的药物产品线时,巴菲特回答道:“我们试着不去评价。我们的做法是,以合理价位买进一堆成功机会颇被看好的公司,我不知道怎么挑出特定的赢家。”

这次换了芒格冷冷地说道:“我们已经证明过我们在药厂方面的知识。”

巴菲特则忍俊不禁地答道:“他最近脾气不太好。”

午休后,芒格这个通常严厉、极为保守的“爱说‘不’的讨厌家伙”,在股东问及他对投资小型区域银行的看法时,竟表示赞许:“我想提问人已经掌握了重大线索”,芒格沉思后说道:“我国及欧洲的许多大型银行让这一行业颜面无光,而这也使得许多规模较小的银行蒙上阴影,所以其实你勘探的方向是对的……是的,没错。这个领域确实还有些希望。”

巴菲特对芒格展现出的不同寻常的乐观态度,连连摇手说道:“从芒格口中说出这番话,那果真是十分、十分后市看涨啊。”现场又是笑声如雷。

  

“他们完全搞混了”

不过,这出“沃伦与查理秀”还是出现了重复的片段。某位股东问及主管人员的薪酬时,再度引起巴菲特提醒大家嫉妒的可怕后果。这段警语大伙儿已经耳熟能详,巴菲特也几乎一字不漏地重述了去年曾说过的笑话:“查理老是说,七大原罪中最有害的就是嫉妒,因为你个人觉得很悲惨,但其他人并不了解你的感受。撇开嫉妒不谈,至少嘴馋贪吃还有好处。”他边说边挑了一颗喜诗巧克力,引起哄堂大笑。

反之,芒格不太重复说过的笑话,他反倒老是提及他对人类行为黑暗面的看法。

在讨论近来差点引发金融世界末日的过度投机行为时,长久以来都是死忠共和党员的芒格说:“市场深处其实有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美好。有些丑事是某些共和党——我的党——重要党员搞出来的。他们大概中美国思想家安·兰德(Ayn Rand)的毒太深了,其中一名还负责掌管美联储。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的表现平均下来还真不错,但我觉得他受安·兰德的影响太深了。我认为有些事情应该被禁止。”

芒格经常语出惊人,脱口道出政治不正确的评论。例如有人问到错综复杂的信用工具是否可能引发类似次贷风暴的危机时,他的回答是:“我认为造成这一混乱的愚行蠢事,还不至于像把流浪汉赶出贫民窟好让他们取得次级贷款那般偏激,不过确实蛮糟糕的。”

此外,尽管芒格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巴菲特虽遭哈佛商学院拒绝入学,但每年还到许多研究所演讲的事情众所周知,不过两人仍爱拿研究所开玩笑,且毫不遮掩。有位股东说,伯克希尔的投资重心集中在股票上,但这违背多数投资人所学。学校教的是要分散投资,以便降低风险。芒格率先开炮挖苦道:

“美国学生进这些优异的商学院和法学院,学习知识是怎么传授的,然后他们声称:‘投资的终极秘诀无他,就是分散风险而已。’他们完全搞混了,分散风险是对那些什么都不懂的投资人而言。”

巴菲特遭哈佛商学院婉拒入学至今已过了58个年头。他从此老爱挂在嘴上说,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因为这件事让他转而就读哥伦比亚商学院,在那里遇到他的导师格雷厄姆。他也忍不住嘲讽了一番。

某位股东问他应该如何为公司招募到更好的经理人,巴菲特回答道:“碰到MBA毕业生时,我没办法帮你。他们仅仅仗着自己是MBA,就已经学会怎么欺骗你了——他们清楚地知道面试时该给你什么答案。”巴菲特也喜欢重复说一个他很喜欢的MBA笑话:“我每次都跟来见我的孩子说,为你钦佩的组织工作。当然,这通常意味着他们选择自雇自营。”

提及使用股票选择权来提升财务回报时,巴菲特表示,整个领域的研究学习只不过是在虚度光阴。“商学院花在教授选择权上的时间简直是在胡说八道。你只需要知道两件事——如何评估一家公司,以及如何考量股市波动。”

接着他将传授选择权和其他复杂金融理论与宗教传道相提并论。“教授宗教教义时,你往往得穷尽所有的时间阅读全部经书大卷。尽管你极度不愿意承认,但归根结底,讲的不就是十诫(Ten Commandments)吗?”巴菲特继续说道:“同理,所有的投资理论,其实说穿了,不就是《智慧型股票投资人》的第八章和第二十章么?”

尽管巴菲特仍旧充满自信,展现出机智灵敏、观察透彻的务实作风,但今年的他似乎多了一些圆润。

午休前不久,一个关于如何教育小孩理财的问题,促使他带着情感地思考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如果你已经存了一些钱,谁说你不能带孩子到迪士尼乐园去玩?”

他的答复中有着沉痛的回忆。巴菲特自己也承认,他的子女都是妻子苏珊一手拉扯大的,他则忙于工作。苏珊曾对罗斯说:“就算沃伦人在你身边,也不见得表示他的心在这里。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

不过,或许巴菲特能留给世人的价值观,特别是他的接班人议题,才是他目前最关切的事情,这似乎也是占据所有投资人心头最重要位置的议题。今天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和芒格多次被问及对巴菲特和伯克希尔未来的看法,当然,也少不了他俩对美国未来方向的观察,甚至还会谈到全球核武器带来的威胁。

但至少在这一刻,巴菲特正把手掌拱在耳后,芒格则为合伙人概述今天的第一个问题,我们还在熟悉的地盘上。

 

 

 

寻找现存最年长的经理人

 

诸如此类的活动,让我们的经理人感觉受到重视,不仅是受到我和查理的赞赏,更有来自与会者的赏识。

——沃伦·巴菲特

 

“他想知道怎么样才能不像‘旅鼠’一样投资?”芒格复述了第一位股东的提问。他那听力不佳的伙伴点了点头,开口说话。

“我深信阅读触目可及的一切。”巴菲特答道,语气之坚定、满腔之热忱,仿佛他最近才萌生这一想法。

“大约有8年的时间,我迷失在技术分析中”,他接着解释,指的是单靠股票线图上的价量模式来决定股票的买卖。“后来我19岁那年读到一本书,叫作《智慧型股票投资人》。”

这些话与他去年在股东会上所说的几乎一字不差。格雷厄姆的这本书改变了巴菲特的一生,众所周知。不过,他今年提及自己对这本书的热忱时,特别推荐了其中对他影响最深远的两章——第八章“投资人与市场波动”(The Investor and Market Fluctuations)以及第二十章“‘安全边际’作为投资的中心思想”(“Margin of Safety”as the Central Concept of Investment)。

“直到今天,这本书还是和我1950年读到时一样棒”,他坚决地说道:“如果你遵循格雷厄姆于书中传授的教诲,绝对不可能会出错。”

巴菲特接着转移话题,开始宣传完全不同类型的书籍:“我的堂弟写了一本书,与我祖父的杂货店有关,书名叫作《食物飨宴——巴菲特杂货店的故事》(Foods You Will Enjoy ——The Story of Buffett’s Store)。”

巴菲特杂货店是巴菲特事业生涯中诸多用来作为试金石的奥马哈当地商号之一,他和芒格小时候都曾在那儿打过工,但当时并不认识彼此。当时年仅6岁的巴菲特,就是在这间杂货店里买下6瓶可口可乐,再一瓶一瓶转手卖出以赚取利润。巴菲特杂货店开业共100年,1969年歇业时,是内布拉斯加仅存的独立杂货店。

巴菲特揶揄道:“我祖父对股市很反感,却很享受在杂货店里辛勤地工作,所以我们不再理会他。”大伙儿笑成一团。不过巴菲特并未就此打住,他把话题转回到方才那位年轻印度股东的问题上。

“格雷厄姆的重要教诲有三点”,巴菲特解释道:“你要买的是公司的一部分;你要让市场为你服务,而不是操控你;你得有安全边际。如果你能做到这几点,你永远不会变成旅鼠。”

  

破坏规矩

第二个问题是由来自德国科隆(Cologne)的股东提出的。今天的63位提问者中,有8位股东来自德国,这是第一位。德国股东不仅是除了美国以外单一国家出席人数最多的,更比美国各州的与会人数还要多。来自纽约州的股东只有4位,新泽西4位,就连出席人数最多的加州也不过7位(不包括来此讨论克拉马斯河情势的3位美国原住民)。

其实今天最有见地的问题还是一位德国股东提出的,不过那是稍后的事情。眼前这位股东问的是伯克希尔位于科隆的再保险子公司,讨论内容枯燥乏味到巴菲特还在讲话时,芒格就已经忙着打开一瓶可乐,往装满冰块的杯子里倒了进去。

早上的第三个问题终于有趣了一点。这位股东是首位发问的美国人,从新泽西州李堡(Fort Lee)不远千里而来。李堡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股市有限新闻频道CNBC的所在地,该频道协助将巴菲特打造成世界级的媒体宠儿。这位股东想知道的答案,大概也是CNBC及其在全球各地成千上万的收视户都想知道的答案。

“你本周曾针对景气衰退发表看法”,这名男子开口说道,他指的是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宣布资助玛氏公司收购箭牌时所发表的谈话:“景气衰退将比‘多数人想象的更长久、更深远’。”

该名股东接着说:“但是股市在4月份上扬。”仿佛股市走势证明巴菲特的看法是错的。这引起某些听众窃笑不已,少数人甚至大声笑了出来。巴菲特不会注意股市的每日走势,甚至连每月走势他都懒得看一眼。这一点,现场31,000名观众早就了然于心,巴菲特的办公室里甚至连股票报价系统都没有。

他刚刚才跟印度年轻股东说过:“你要让市场为你服务,而不是操控你。”

不过,这位股东仍旧勇往直前,继续问道:“您能否说说今年股市会怎么走?”

听到这名股东破坏伯克希尔的规矩,直接问巴菲特短期内对股市有何预测时,现场的窃笑声顿时转为哄堂大笑。

然而,就算这个问题令他恼怒,巴菲特也没有表现出来。“嗯,我可以说说,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道。“查理和我不知道市场下周、下个月,甚至下个年度会不会上涨,这不是我们的专长。”他解释着,仿佛现场观众还需要他如此提醒。

他俩的专长在于研究公司:“我们每天看到上百、上千、上万家公司待价而沽……其中的99.9%我们都视而不见”,巴菲特继续解释道:“我们看的是企业本身,而不是股票。”

接着他又以内布拉斯加的农田来比喻投资,这是他最爱打的比方。“如果你想在奥马哈这里买块农田,你不会注意它每天的价格……你会留意那块农田的产出价值,拿这和你的购买价相比。这正是我们看待股票的方法。”

这简明扼要的结语,整体归纳出了伯克希尔的整套投资理念。接着巴菲特转向芒格询问道:“查理?”

“我没有要补充的。”芒格用他干扁细微的声音回答道。

“他已经练习了好几个星期”,巴菲特开玩笑道。然后他在笔记本上打了个勾,请下一位股东提问。

  

让经理人感觉受到重视

“我非常不会招募经理人”,一位带着印度口音的西雅图股东如此说道。他在巴菲特、芒格,还有31,000名股东面前自曝其短。“我作了些决定后会自问,‘我到底在干什么?’”

所以他想知道巴菲特和芒格是如何找到优秀经理人的。

“我们作弊”,巴菲特答道:“我们买下拥有优秀管理团队的企业。”接着,巴菲特把如何为潜在的经理人打分,扯上到奥马哈来拜访他的研究生。

“今年有30个学校的学生来拜访我,每个班大约是100人,但我再也无法看着这100名学生,依他们的未来成就一一排名——我不可能做得到。”

“我们收购企业时,管理团队早已就位,我们已经看过他们的成绩,而他们是随着收购企业一起过来的。我们的工作是留住人才”,他继续解释道,“确保他们保有旧时的热忱和热情——一如他们从伯克希尔手中‘接过工资支票’前的往昔。”

“这无法通过契约约束”,他补充道。他以把企业卖给伯克希尔的家族为例,“他们热爱他们的公司,这些公司对他们而言是艺术品,存在于家族内已经好几个世代。”

我看到股东会上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男女员工保留的许多座位、看到巴菲特为所罗门兄弟的作证片段重复播放,心中明白了一些事情。而此时巴菲特的这一席话,恰恰说中了我的感触——这股东会不只是为股东举办的,更是为伯克希尔经理人召开的。

“诸如此类的活动,让我们的经理人感觉受到重视,不仅是受到我和查理的赞赏,更有来自与会者的赏识。”

“我学到要留心有热情、有诚信、有良好沟通技巧的经理人”,巴菲特继续说道:“我喜欢我们的策略:我们要找的是打击率高达0.400的巨炮,让他们上场表现。”

“B女士直到103岁还在为我们工作,她退休后隔年去世。”巴菲特常常提起这位传奇的内布拉斯加家具卖场的创办人布郎金。他刻意停了一会儿,然后一语道破:“这就是我们的经理人应牢记在心的课题。”

这番话引起现场的一阵笑声,但巴菲特并不是在开玩笑。

在1988年《财星》杂志总编陆米思的一篇关于巴菲特经营伯克希尔技巧的文章里,巴菲特曾这么说:“天啊,优秀经理人还真是奇货可居,只因为他们年长一岁就要他们走人,我可负担不起这昂贵的代价啊。”

陆米思写道:

  

威斯科金融公司董事长路易斯·文森帝(Louis Vincenti)以79岁高龄辞世前不久,不时会问自己是否该训练接班人。巴菲特会报以灿烂的微笑,劝他打消这个念头:“哎,路易斯,你母亲最近好不好?”

  

回想起我去年参观内布拉斯加家具卖场的情景,我不禁陷入沉思中:年纪大的经理人和经验老到的经理人的分界在哪里?

布朗金当然是个传奇人物,她打造了规模庞大而又成功的企业王国,成就大到甚至连全国连锁店都不敢尝试与之抗衡竞争。不过她在伯克希尔收购该公司6年后,因为和孙子在她管理的地毯业务上意见不合而发生争执,气急败坏地挂冠而去。她随即在街对面开了一家店面打对台,竭尽所能地数落巴菲特的不是。直到巴菲特买了玫瑰花和喜诗巧克力糖送给她,才重回伯克希尔的怀抱。有没有可能是她不了解卖场可以有怎样的未来?

其他的伯克希尔经理人同样也显露出抗拒改变的态度。

2000年,伯克希尔旗下赫尔兹伯格钻石连锁执行官杰夫·卡曼特(Jeff Comment)告诉作家罗伯·麦尔斯(Robert P. Miles),线上购物前景黯淡。但是57岁的卡曼特说:“大家喜欢亲眼看到钻石。我们本身不会太过努力尝试在网际网络上做生意。”然而,如今全球最大的线上钻石零售商蓝色尼罗河(Blue Nile)每年的高档钻石销售业绩达3亿美元,主要产品包括仅能通过网络购买、价位在5,000美元以上的订婚戒指。

其他的伯克希尔经理或许未能带领企业发挥到极致。巴菲特有很多年念念不忘地赞扬查克·希金斯(Chuck Higgins)。希金斯自1972年巴菲特和芒格买下喜诗糖果开始,就负责经营管理该公司,直至2005年退休。

但是巴菲特却在2007年致股东信中自吹自擂,说喜诗糖果在希金斯接班人上任的短短两年内,利润已经“增加超过50%”。但对于喜诗糖果何以在他收购的35年后,在新执行官的带领下,利润才突飞猛进,巴菲特只字未提。

不过要是巴菲特真能随心所欲,他的经理人应该没有一个人会在过世前才退休才是。

巴菲特自己当然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

(全文约17,500字,请参见《Value》杂志)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