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巴菲特思想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巴菲特主义(三)

2009-12-26 08:49| 发布者: 十倍股| 查看: 3514| 评论: 0

愚蠢至极的混乱场面

让大家变得如此成功、如此重要,大到如此不能倒的地步,简直是疯了。这是在耍无赖。

——查理·芒格

 

12点55分,沃伦和查理重新回到座位上。“好”,巴菲特开口道,“我们回到正经事上。”

在请第一位股东发言之前,巴菲特说道:“我们已经回答了三个关于克拉马斯河的问题,这个比例有点高。”巴菲特这种理性、不带情绪的遣词用字——“比例有点高”,在没有冒犯任何人的情况下,终止了相关的讨论,甚至连巴菲特希望其闭上嘴的激进分子也没得罪。会场因而响起了下午的第一阵掌声,但这绝不是掌声最后一次响起。

第一位发言的股东来自盐湖城,他问道:“投资银行是否太过错综复杂?”

“非常棒的问题”,巴菲特赞赏道。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称赞股东。巴菲特语气平淡地回答说:“或许是的。我们买下通用再保时,它有2.3万张衍生商品契约。我可以耗费所有的心力在那上面,但还是搞不懂这晦涩难解的东西。”

有东西会让巴菲特搞不懂?这可是件大事。

“我不希望事情出错的几率很渺小,我希望这个几率是。这事儿我没办法指派给风险委员会处理。”巴菲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从风险管理的角度看,我认为大型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几乎都已经大到无法有效管理了。”

“它们经营的方式让你看不到风险”,巴菲特解释道,“如果银行倒闭的几率是1/50,即将退休的高级主管根本无心去烦恼这件事。”贝尔斯登前执行官吉米·凯恩(Jimmy Cayne)在该公司倒闭前两个月才刚刚退休。

“但我担忧伯克希尔的大小事务。”

芒格开口说话:“让大家变得如此成功、如此重要,如此大到不能倒的地步,简直是疯了。这是在耍无赖。”他继续描述道:“贪婪、不自量力、过度自信以及交易演算法组成的疯狂文化,对整个国家来说是适得其反的。”

脑袋坏了才会把衍生商品交易纳入制度内,这样赚钱实在是轻松了。”芒格更观察到和衍生商品挂钩的财富,结果证明只是虚假不真切:“它落在我所谓‘伸手拿时才知没有’(good until reached for)的资产类别中,也就是在你想拿时,已经拿不到的资产。”

他亲自示范伸手抓住东西,张开手却什么也没有的动作,然后靠着椅背坐好。现场响起一阵掌声。巴菲特接着说道:“我们刚接触所罗门时,发现他们和已经潜逃出境的马克·瑞奇(Marc Rich)做生意,我俩劝他们应该停止和这号人物交易。”他说的是20世纪90年代初他和芒格暂时抛开不干涉经营的原则,亲自上前线拯救所罗门时的情况。

瑞奇在华尔街早已声名狼藉,他在1983年伊朗人质危机事件期间,因与伊朗政府进行原油买卖而遭到起诉,不过他的罪行可不仅于此,但在他前妻丹妮丝·瑞奇(Denise Rich)屡屡拜访白宫陈情之后,获得前总统克林顿的特赦。这项特赦决定震惊了整个华尔街,《时代》(Time)杂志还将其列入“十大遗臭万年的总统特赦”排行中。

巴菲特接着说道:“他们说,‘我们跟着他能赚钱,你们懂什么?’”尽管这已是15年前的往事,他似乎还未能释怀。“最后我们还是靠‘总指令’(total directive)才终止了这件事。”

  

“如果贝尔斯登在星期天晚上就倒闭——原本应该如此,当晚6点一到……”

几乎倒闭的所罗门兄弟,让巴菲特联想到贝尔斯登的自我毁灭以及美联储的出手拯救。

美联储帮贝尔斯登高达290亿美元的债务背书,让摩根大通能在自己没有倒闭风险的情况下收购贝尔斯登。不过贝尔斯登的股东几乎遭到全歼,该公司的股价2007年年初曾达到170美元/股的高点,但摩根大通于2008年将其收购时,股价仅为10美元/股。

“我认为美联储做了对的事情”,巴菲特说,“如果贝尔斯登在星期天晚上就倒闭——原本应该如此”,他接着强调:“当晚6点一到,他们就得面临破产判决。”他停顿了一会,让听众消化一下,接着说道:“他们有价值高达14.5兆美元的衍生商品契约。”

“我们有四到五年的时间来完成通用再保高达4亿美元衍生商品契约的反向冲销解约”,巴菲特提醒大家,“我们真的伸手去取时,却已经不复存在了。”巴菲特比划着手势,呼应芒格“伸手拿时才知没有”的资产类别的说法。

“而贝尔斯登原先只有四五个小时”来完成14.5兆美元契约的反向解约。

接着巴菲特没有指名道姓地说:“另一家投资银行原本也会在那之后的一两天步贝尔斯登的后尘。”巴菲特说:“当全世界都不想借你钱时,10、20或50个基点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他的意思是,仅靠愿意多付利息,还是不能吸引到贷方。“若你仰赖融资,那你最好每天起床都祈祷:大家对你会有好评价。”

贝尔斯登早在1923年便开业运营,1929年经济大萧条期间甚至没有辞退过一名员工,但2008年3月的某一天,人们醒来时却发现它简直是消逝得无影无踪。事后传出在危机高潮时,曾有人与巴菲特接洽,希望他出手拯救贝尔斯登,但遭到拒绝。“我没办法在限定的期限内搞清楚那些情况”,巴菲特回答道。

  

长久以来,市场会出现离奇甚至是怪异的现象,一个大的错误很可能会湮灭长时间累积下来的成就……投资策略里暗藏的危机,有些是没办法通过今天的金融机构常用的模式探测出来的。

  

巴菲特在贝尔斯登垮台一年后写下上述句子。

如果金融世界早已忘了潜在的危机、忘了在3月14日它多么接近世界的末日,巴菲特再次提醒大家。

芒格则简洁地以芒氏观点总结道:“这是一个愚蠢至极的混乱场面。”

 

1234下一页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返回顶部